返回目錄 |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 特大 | | 恢復默認

深夜復活(真愛如血、南方吸血鬼1)_第5章

小說:深夜復活(真愛如血、南方吸血鬼1)作者: 莎蓮·哈里斯 更新時間:2018-12-26 00:14:47

會問問他?!蔽掖饝棠?。
  “或者至少讓他給我一個人講講?我可以把他所回憶的錄下來?!蹦棠陶f,我可以聽到她思考的聲音,所以可以了解到這對她來說是一條妙計?!吧鐖F的其他成員一定會很感興趣的?!彼f。
  我不禁笑出來:“我會給他這個建議,讓他看著辦的?!碑斘译x開的時候,奶奶正在數她的雞。
  我從沒想過renelenier會把我在停車場打的那一架告訴我弟弟。rene平時工作很忙。那天下午我去上班的時候,感覺到空氣中彌漫著一絲不安和興奮,我想這和maudette的謀殺案有關。
  我一走進酒吧,sam就一把把我拽進了儲藏室。他很生氣,他把我拽來拽去。我在被他牢牢抓住,強迫聽見他的想法之前,掙脫出來。
  我從沒有向sam或其他任何人尋求過幫助。
  “如果你覺得正有人在我們的停車場上受到傷害,你首先應該報警,而不是把自己當成個義務警員跑出去單打獨斗?!眘am憤憤地說,他帥氣臉有些扭曲,堅硬的金發亂糟糟的,好像沒梳過一樣。
  “好的,”我說,努力不讓眼淚流下來,故作平靜地說,“你打算炒我魷魚么?”
  “不!當然不是!”他解釋著,看起來更生氣了。
  “我只是不想失去你!”他緊緊抓著我的肩膀,輕輕晃動著。然后他用他明亮的藍色大眼睛盯著我,我感覺到他體內有什么沸騰了。無可避免的,這樣的接觸讓我更容易聽到別人的心聲。我盯著他的眼睛看了一會才反應過來,然后甩開他的手跳到一旁。我像見了鬼一樣,轉身逃出了儲藏室。我發現了令我不安定事情。sam喜歡我,他的想法不像其他人那樣容易聽到,有些干擾。我感受到的仿佛一陣陣他的感情的波浪,而不是明確的語言。就好像帶著一個情感感應戒指,而不是清楚地看到一份傳真。所以,我該怎么做?當然是什么都不做。
  之前我從沒把sam當成可以約會的男人,至少不是和我約會,原因很復雜。但最簡單的原因是我從沒有和別人一樣地看待sam,并不是因為我的荷爾蒙出了什么問題,而是因為性對我來說是一場災難。你能想象你了解你的性伴侶心里想的每一個念頭么?那聽起來也許就像“天啊,看那塊胎記…她的屁股有點大…希望她能再往右一點…她怎么還不明白我的暗示…?”明白了吧?這會讓人毫無激情的,而在**的過程中,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時刻警惕著,屏蔽別人的想法。
  另一個原因就是,我喜歡sam做我的老板,我也喜歡我的工作,工作讓我充滿活力,奶奶不必擔心我變得性格怪癖,同時這份工作也為我提供了經濟來源。對我來說,坐在辦公室里工作太難以忍受了,我也不可能去上大學,因為這些都意味著我必須時刻保持精神集中,那樣會累死我的。所以,我決定忽略我所感知到的sam強烈的感情流。畢竟他也沒有對我說出什么。我可以感知他的情感,也可以選擇忽略我所感知的東西。謝天謝地,這之間還是有細微的差別的。同時我也在想,如果sam對我的能力一清二楚,他剛才是不是故意給我這個機會去聽他的心聲的呢?看來以后我要避免和他單獨相處了。不過我還是要說,那天晚上我真的十分震驚。之后的兩天,情況好了很多。我們又恢復到那友好而令人舒服的關系。這讓我放心了不少。
  maudette謀殺案引發了merlotte附近的商業繁榮,這真令我崩潰。bontemps到處都是流言蜚語,之后shreveport時報又對于maudette的離奇死亡添油加醋。雖然我沒有像奶奶一樣出席她的葬禮,但我聽奶奶說那天教堂里人山人海??蓱z的帶著吸血鬼咬痕的胖嘟嘟的maudette,死了比活著的時候更吸引人注意。我打算休兩天假,我很擔心會因此失掉了和那個名叫bill的吸血鬼之間的聯系。他之后再沒有在酒吧出現,我很好奇他還會不會再來。同樣,mack和denise也沒有再來merlotte酒吧,但是rene和hoyt確信,鼠輩夫婦對我很有威脅。我并不害怕。像鼠輩夫婦這樣的犯罪垃圾遍及美國的每條高速公路和每個停車場,他們的愚蠢和無德使得他們難以定居。這樣的人活著的時候做過的好事,還沒有一把豆子多,在我眼里,他們的恐嚇不值一提。
  rene很喜歡幫鼠輩夫婦傳話。renelenier和sam一樣,并不高,但是sam有金色的頭發和曬得發紅的皮膚,而rene皮膚黝黑,有一頭濃密的黑發,夾雜著一些灰色的頭發。rene經常來酒吧喝酒,也順便看看arlene,他很樂意告訴酒吧里的每一個人,arlene是他最喜歡的前妻(他結過三次婚)。hoytfortenberry既不黝黑也不英俊,既不高大也不矮小。他看起來總是很開心,給小費也從不吝嗇。他崇拜著我弟弟jason,雖然我認為并不值得。
  吸血鬼再次出現的時候,我很高興rene和hoyt并不在場。他坐在了同一張桌子?,F在,吸血鬼實實在在地就坐在我面前,我甚至感到有些羞澀。我幾乎已經忘記了他皮膚上難以察覺的反光。我在心里夸大了他的身高和他嘴唇美妙的弧線。
  “您要點什么?”我問。
  他抬起頭望著我,哦,天,我忘記了他的眼神是這樣深邃。他沒有微笑,或是眨眼睛,他看起來是這么泰然自若。有那么幾秒鐘的事件,我迷失在他帶給我的平靜之中。當我放下心中的屏障,面部表情也放松下來。
  “你是誰?”他問,這是他第二次提出這個問題。
  “我是個女招待,”我說,假裝沒聽懂他的問題。我能感覺到自己又職業性地笑起來,我片刻的寧靜結束了。
  “紅酒,”他點,聲音里并沒有流露出對我的回答的失望。
  “好的,”我說,“人造血明天就會到貨了。我下班后可以和你談談么?我想請你幫個忙?!?
  “當然,我欠你的?!彼犉饋聿⒉桓吲d。
  “也不算是幫我的忙?!蔽壹痹甑卣f,“是為了我奶奶,如果你能去幫這個忙,恩,我猜你會的,我1點半下班,我們約在酒吧后面員工通道的門口,好么?”我說話時朝前點著頭,我的馬尾辮在肩膀上跳來跳去,他的眼睛追隨著我來回擺動的頭發。
  “十分樂意?!?
  我不清楚他是不是故意表現得很有禮,還是在嘲弄我。
  我忍住繼續和他聊天的沖動,把自己拽回到吧臺邊。為他端來紅酒的時候,他付了網搜20%的小費。但是不久,當我再看向他的桌子,他已經不在了。不知道他會不會遵守和我的約定。
  arlene和da115zw辦公室的櫥柜里拿了自己的錢包――上班的時候我總是把錢包放在那里,就和我的老板道別離開了酒吧。走的時候我聽到男洗手間里叮當作響,我猜大概是sam在修那個漏水的水箱。我走進女洗手間,整理了下頭發,補了個妝。
  當我走出酒吧的時候,發現sam已經換了客人停車場的路燈。只有他拖車前面電線桿上的安全燈是亮的。sam在他的拖車旁栽了黃楊木,而arlene和da115zw的卡車像往常一樣停在他的拖車前面,除此之外,停車場上只剩下我的車。我伸著懶腰,打量著停車場。bill不在這。我失望得令自己的感到驚訝。我心里真的很希望他可以守約,即使他心里(如果他有心的話)并不愿意這么做。不過,也許…我微笑著想,他會突然從哪里跳出來?或者吹口氣就出現了?披著紅色鑲邊的黑斗篷出現在我面前。但是,他沒有。我只好走向我的車。
  我盼望著出現驚喜,驚喜確實出現了,不過不是我想要的驚喜。mackrattray突然從我的車后跳了出來,他一步邁到我面前,一下子伸手卡住了我的脖子。他用盡了全力,我就好像一袋水泥,沉甸甸地癱軟在地上。當我倒下的時候,我試圖叫出聲來,但是跌倒在地面上讓我氣都喘不上來,皮也擦破了。此時的我,發不出聲音,缺氧,無助。然后denise就出現了,她抓起自己的靴子掄過來,在她打到我之前,我趕緊滾到了一旁。我感到疼痛無比,本能地用雙臂抱住頭,這對鼠輩不停得打著我的胳膊、腿和后背。我不甘心躺在那里任人宰割。當他們再一次踢過來的時候,我為了自衛一把抓住了踢過來的腳,我想一口咬少去,多少也做些反抗,雖然我甚至不知道抱住的是誰的腳。
  這是,在我背后傳來了一聲咆哮。哦,不,我想,他們還帶了只狗。這吼聲充滿殺氣,嚇得人頭發都要立起來。我的脊背又被踹了一腳之后,他們停止了打斗。最后那一下踹得很重,我除了自己打鼾一般的呼吸什么也聽不見,感覺肺里發出奇怪的吹泡聲。我再一次聽到了咆哮聲,這一次更近,就貼著我的后背。但另一邊又傳來了哀號,denise哀叫著,mack咒罵著。denise猛地把腿從我無力的手里抽出來,我的雙臂垂到了地上。他們已經掙脫了,然后我的視線就模糊起來,隱隱約約地,我看到自己的右臂受了傷,臉上感覺很濕。我不敢仔細去想自己到底受了多重的傷。
  mack開始慘叫,然后denise也叫起來,我身旁好像發生了激烈的打斗,但是我一動也不能動。我只看得到自己受傷的胳膊和被敲碎的膝蓋,我的車下一片漆黑。
  又過了些時候,四周突然安靜了。那只狗還在我身
首頁      目錄      

小提示: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章(←) 下一章(→)

江西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