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 特大 | | 恢復默認

深夜復活(真愛如血、南方吸血鬼1)_第4章

小說:深夜復活(真愛如血、南方吸血鬼1)作者: 莎蓮·哈里斯 更新時間:2018-12-26 00:14:46

在么?”jason問。
  “對,就是那個挨著鼠輩夫婦做的神色頭發的男人?!?
  我給rat夫婦起的外號讓jason樂起來。他又繼續問前一天晚上的事情:“你怎么知道他是吸血鬼?”
  “我就是知道?!蔽异乓?。
  “好吧?!敝?,我們都不再說話了。
  “homulka一個吸血鬼都沒有?!眏ason思考著,說。他皺著眉看向太陽。
  “對,”我表示同意,homulka是bontemps的死對頭,我們兩個城鎮在足球、籃球、和歷史價值等方面都是競爭對手。
  “roedale也沒有吸血鬼?!蹦棠陶驹谖覀兩砗笳f,嚇得我們倆跳了起來。jason給了奶奶一個大大的擁抱,每次見面他都要這么做。
  “奶奶,你烤箱里的吃的夠不夠我吃???”
  “夠三個你吃的了,”奶奶說,微笑地看著jason,她并非是看不到他的缺點(當然,對我也一樣),但是她愛他,這讓她包容了他的一切缺點?!癳verleemason剛剛給了我一個電話,她告訴我你昨晚和deeanne約會了?!?
  “哦,天,在這個鎮上做什么都會被人知道?!眏ason說,但他并沒有真的生氣。
  “那個deeanne,”我們走進屋子的時候,奶奶警告著,“我聽說她曾經懷孕過,你要小心不要讓她懷孕,否則你要用下半輩子作為代價。當然,也許只有這樣,我才能抱到孫子?!?
  奶奶已經把飯在桌子上擺好了,jason一摘帽子,我們就坐下來吃起來。然后他們倆個開始閑聊,閑聊的對象是我們鎮上和郊區內的人。我弟弟為政府工作,管理公路工人們。在我看來,白天的時候,jason開著車到處接人,而下班之后,則繼續開著車為他自己到處接女孩。rene是那些公路工人中的一個,他們從高中開始就是朋友,他們倆和hoytfortenberry經常在一起。
  “sookie,我更換了房子的熱水器,”jason突然說,他住在我父母曾經住過的房子里,他們在一場突如其來的洪水中遇難了。那之后我們就和奶奶一起生活,但是當jason從兩年制的短期大學畢業并開始工作后,就搬回了那個家,那房子也有一半是我的。
  “你需要錢么?”我問。
  “不,我有錢?!?
  我們都掙錢,同時,我們也可以從建立在屬于我們父母的地產中的一口油井得到一些收入。那個油井沒幾年就破產了,不過我父母和奶奶拿錢做了投資。這筆錢使得jason和我少受了很多苦,如果沒有這筆錢,難以想象奶奶該怎么把我們撫養長大。她堅持不出售任何一塊土地,但是除了社保她幾乎沒有什么收入。因此我連自己的公寓都沒有,如果我們住在一起,對她來說我買食物回來就是合情合理的,但如果我搬出去住,讓她接受我買的事物會把她逼瘋的。
  “你買了什么樣的熱水器?”我饒感興趣地問。
  jason就等著給我講呢,他是一個裝置發燒友,他急不可耐地把有關于熱水器的每一個細節講給我聽,我盡我所能地集中精神聽下去。說著說著,他突然轉變了話題:“sookie,你還記得maudettepickens么?”
  “當然,”我有些驚訝,“我們曾經是一個班的?!?
  “她昨天在自己的公寓被殺了?!?
  奶奶和我聽了這話都愣住了?!笆裁磿r候的事?”奶奶問,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們今天早上在她的臥室發現了她。她的老板打電話給她詢問她昨天和今天為什么沒有上班,但是沒有找到她,之后他直接找到她的公寓,讓管理員開了門,你們知道她的公寓穿過deeanne的么?”bontemps只有一個組合公寓。由三棟樓組成,兩棟是u型的,所以我們一聽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就在那里被殺么?”我覺得很不舒服。我清楚地記得關于maudette的事情。她方形臉,有個大下巴,長著烏黑的頭發和溜肩膀。她是個塌實肯干的人,不特別聰明,也沒有什么野心。我記起她在一家名叫grabbitkwik的帶便利店的加油站工作。
  “是的,她在那工作了至少一年,我猜?!眏ason語氣肯定。
  “怎么會這樣?”奶奶顯得很費解,好人對于壞消息常常是這個反應。
  “她的大腿內側有吸血鬼咬過的牙印?!蔽业艿苷f,低頭看著自己的盤子?!暗⒉皇潜晃須⑺赖?,她是被掐死的。deeanne告訴我maudette一有空就會去位于shreveport的吸血鬼酒吧,也許她就是在那里被留下齒痕的,當然,這也許不是sookie的那個吸血鬼干的?!?
  “maudette是個尖牙控么?”我略感震驚,想象著矮胖的maudette穿著有異國情調的黑色長裙,期待著有吸血鬼咬她。
  “什么是尖牙控?”奶奶問。
  “喜歡圍繞在吸血鬼身邊的男人女人們,因為被吸血鬼吸血而上癮。我想他們都活不長,因為他們都太喜歡被吸血的感覺了,遲早會碰到個吸血吸得多的?!?
  “但是被吸一次血并不會要了maudette的命?!蹦棠滔氪_定她弄明白了。
  “當然不,她是被掐死的?!眏ason已經吃完了。
  “你是不是常常在grabbit加油?”我問。
  “當然,很多人都這么做?!?
  “你有沒有跟maudette約會過?”奶奶問。
  “這個嘛,看你怎么說了?!眏ason謹慎地說。
  我把這理解為在jason沒有把到其他妹的時候,曾和maudette上了床。
  “我希望警察不會來找你麻煩,”奶奶說,對jason的答案并不滿意。
  “什么?”jason的臉刷的紅了,一副想要自保的樣子。
  “你整天都能在加油站見到maudette,你們約會過,之后她突然死在你很熟悉的公寓里,”我總結著,信息雖然不多,但有可疑之處。在bontemps,沒有幾個人有可能成為殺人兇手,針對這個案件的調查一定會把bontemps翻個底朝天。
  “除了我,還有很多男人都在那加油,他們全都認識maudette?!?
  “是的,不過要分是什么程度的認識?!蹦棠陶f得很直接?!八⒉皇莻€妓女對吧?所以她一定有提過她曾跟誰約會過?!?
  “她只是尋開心,她不是個妓女?!本臀伊私?,jason是個自私的家伙,這樣幫別人辯解十分少見。也許他不像我想的那么差勁?!拔矣X得,她有時也挺可愛的?!彼终f。
  jason看著奶奶和我一臉驚訝,甚至因為他對maudette的評價而覺得感動。
  “說到妓女,”他急促地說,“在monroe有專門為吸血鬼服務的妓女,她們帶著保鏢以免吸血鬼做出什么事情來,她們喝人造血來補充自己流失的血液?!?
  這顯然是在轉移話題,奶奶和我都竭力想問個聽起來不太下流的問題。
  “我很好奇她們收多少錢?”我問,但是當jason告訴我們他聽來的數字,我們都難以平靜。
  自從我們結束了關于maudette被殺一案的討論,午餐又恢復了正常,該洗盤子的時候,jason看了看表,大呼小叫著說他要馬上走了。但是我發現,奶奶和我都還在想著關于吸血鬼的事情。過了一會,當我開始化妝準備上班的時候,奶奶走進了我的房間。
  “你估計你見到的那個吸血鬼年紀有多大?”
  “我不知道,奶奶?!蔽艺谕棵挤?,努力瞪著眼睛,以免不小心戳到自己。這樣的表情讓我的聲音聽起來很可笑,好像恐怖電影里的配音。
  “你認為…他有可能記得打仗的事么?”
  我不需要問奶奶指的是哪場戰爭。畢竟,奶奶是國家認可的烈士后代。
  “有可能,”我說,從各個角度打量著自己的臉,來確定腮紅涂得剛好合適。
  “你認為他有可能來為我們講講內戰么?我們可以舉辦一場特別的集會?!?
  “那一定要在晚上?!蔽姨嵝阉?。
  “哦,是的,那是當然,”那些烈士的子孫們常常自帶午餐,在圖書館里碰面。
  我思量著。如果說因為我救過他,就要求他來做這樣的演講就太不禮貌了。也許我可以稍稍暗示他一下?他會明白么?我不喜歡這么做,不過為了奶奶,我還是決定要邀請他?!叭绻賮砭瓢?,我
首頁      目錄      

小提示: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章(←) 下一章(→)

江西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