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 特大 | | 恢復默認

深夜復活(真愛如血、南方吸血鬼1)_第1章

小說:深夜復活(真愛如血、南方吸血鬼1)作者: 莎蓮·哈里斯 更新時間:2018-12-26 00:14:41

五六文學網 http://www.xflnyh.live,最有文藝氣息的文學網站,提供經典的文學名著、武俠小說、言情小說、人文社科類書籍在線閱讀,所有TXT電子書手機免費下載閱讀,我們提供給您的小說不求最多,但求最經典最完整
  
  
  
  第一章
  
  我終于等到了第一個走進酒吧的吸血鬼。自從四年前吸血鬼們從棺材中出來之后,我一直期待他們可以光顧bontemps。這個小鎮有著每一個少數種族,再添一個最新的又何妨?何況連法律都承認他們仍是“活著的”。但看起來,荒蠻的南路易斯安那對吸血鬼們來說,并不太有吸引力;但另一方面,新奧爾良卻是吸血鬼們的集散地。從bontemps到新奧爾良車程并不算遠,而且每個來到酒吧的人都說,在那里,就算你站在街上隨便扔個石頭都能砸著個吸血鬼。當然,你最好還是不要砸著他們。而我,一直在等待屬于我的那一個吸血鬼。我并不是那種常常出去約會的女孩,不過這并不是因為我不漂亮。我25歲,金發碧眼,有豐滿的胸部和緊實的腿,也有著黃蜂般纖細的小蠻腰。穿著老板sam為我們挑選的制服――白t-shirt,黑短褲,白襪子和黑色nike球鞋,我看起來還滿不錯的。但對于一些事情,我仍是無能為力。就像酒吧的贊助人說我是瘋子。不管怎樣,情況就是我幾乎從沒有正式約會過。而現在,他――那個吸血鬼,正坐在我負責的桌子之一。他一走進來,我就立刻意識到他是一個吸血鬼。在別人發現之前,這個發現已經給了我驚喜。別人也許看不出,而于我,他的皮膚仿佛閃著光一般,讓我一眼就認出了他。我幾乎要高興得跳起舞來,而實際上,我確實在吧臺旁邊興奮得坐立難安。sammerlotte,我的老板正調著酒,看著我輕輕微笑了下。我一把抓起我的托盤和便簽本走向吸血鬼正坐著的那張桌子,只希望自己嘴上的口紅還足夠閃亮,馬尾辮也還整齊。我甚至有些緊張,微笑得自己都能感覺到嘴角在緊繃。他看起來正在沉思,這給了我機會,讓我可以在他抬起頭看到我之間,肆無忌憚地看著他。我猜他將近六英尺高,長著濃密的褐色頭發,頭發向后梳著,長度大概到衣領那里,長長的鬢角看起來很復古。他看起來很蒼白(這是當然的),如果傳說里說的不錯,他早已經死了。而現在備受吸血鬼們支持的說法則是,他不過是攜帶著一種讓他看起來已經死亡的病毒,這病毒讓他懼怕陽光,銀質的東西和大蒜。這些日子以來報紙上談論的都是吸血鬼的事情,而每份報紙都有自己的說法。不管怎么說,他的嘴唇有著雕刻般美麗的弧度,而烏黑的眉毛正緊鎖著,還有著拜占庭馬賽克壁畫中王子一般的鼻梁。當他終于抬起頭的時候,我看到了他比頭發顏色更深的眼睛,黑白分明。
  “您需要點什么?”我問,興奮得難以言表。
  他挑起眉毛“你們這有人造血么?”他問。
  “很抱歉,沒有。sam已經在預定了,下周就到貨?!?
  “那么,紅酒吧?!彼f,聲音冰冷而清晰,仿佛溪流沖刷過石頭。我笑出聲來,這一切太完美了。
  “先生,請別在意sookie的無理,她不正常?!币粋€熟悉的聲音從墻角邊的貨攤飄過來。我像泄了氣的皮球,笑容僵硬在嘴角。這個吸血鬼看著我的臉一點一點轉為尷尬。
  “我馬上拿酒過來?!蔽掖蟛阶唛_,看也沒看mackrattray自鳴得意的臉。他和他老婆denise,幾乎每天都來這里。我暗暗地稱他們為鼠輩夫婦。自從他們搬進了第四街區拐角的租來的房車里,就開始想盡辦法讓我難堪。我真希望他們可以有一天突然消失在bontemps,就像當初他們突然出現在這里一樣。他們第一來merlotte’s的時候,我直接地竊聽了他們的想法,我知道這很低級。但是我當時真的很無聊,而且就算我花了很大力氣來屏蔽別人的心聲,有時候別人的想法還是會突然鉆進我的腦子里,這個時候,我也只好順其自然了。所以我知道很多別人并不知道的rattrays的想法。比如他們進過監獄,雖然我并不了解他們進監獄的原因。再比如,我看到mackrattray骯臟地玩弄別人的真誠。我還知道,denise兩年前曾經遺棄了一個嬰兒,而這個孩子并不是mack的。這兩個家伙也從來不付小費。
  sam倒了一杯紅酒,看了看吸血鬼正坐著的桌子,把酒遞給我。sam看著我走向那個桌子,我知道他也清楚這位客人是吸血鬼。不同于我朦朧的藍灰色眼睛,sam的眼睛像保羅紐曼的一樣藍。他有一頭鐵絲般的堅硬的頭發,也是金色,不過是那種發燙的金子才有的顏色,微微偏紅。他曬得很黑,雖然穿著衣服時看不出來,不過我見過他赤膊從卡車上卸貨的樣子,肌肉很結實。我從沒有探聽過他的想法。畢竟他是我的老板,如果聽到不該聽到,恐怕就難以維持這份工作了。sam什么都沒說,只是把酒遞給我。我挑了個很干凈的杯子,走向那個吸血鬼坐著的桌子。
  “先生,你的酒?!蔽业皿w地說,把杯子小心地放在桌子上,他的面前。他再一次看著我,于是我又有機會和他那漂亮的眼睛對望,“請享用?!?
  坐在我背后的mackrattray叫嚷著:“sookie,我們這再加一扎啤酒!”我在心里默默嘆了口氣,從mack的桌子上拿走了空杯子。我發現denise今天穿得很漂亮,她的一頭亂發也盤在腦后,看起來很時髦。她并不算是漂亮,不過第一眼看上去倒也有些風情。又過了一會,我發現rattrays夫婦挪向那個吸血鬼所坐的桌子,他們開始交談。吸血鬼對他們的談話并沒有什么熱情,不過也沒有離開。
  “看呢,”我對arlene――和我一起做招待的同事厭煩地說。arlene(艾琳)長著紅色長發,臉上布滿了小雀斑,比我大十歲,已經結了四次婚。有兩個小孩,還想要第三個?!芭?,是個新面孔?”她饒有興致地說。arlene正在和renelenier交往,雖然我沒覺得rene有什么吸引力,不過她卻對這段感情很滿意。我猜rene曾是她第二任丈夫?!笆前?,他是個吸血鬼?!蔽移炔患按叵胝覀€人分享我的驚喜。
  “真的么?就在我們面前?”她受到我情緒的感染,笑起來。
  “和鼠輩夫婦混在一起對他來說可不是個好主意,不過,denise好像正在勾引他?!盿lrene的話引起了我的注意,不同于我在這方面沒什么經驗,alrene精通于男女之事。那個吸血鬼看起來餓得很。我聽人家說,日本人發明的trueblood雖然能給吸血鬼們提供營養,但并不能真正滿足他們,這也是為什么嗎“不幸的事件”(這是一個男子被血腥殺害后,吸血鬼們的官方發言中的用詞)仍然在不斷發生。而此時,deniserattray正撫摸著自己的喉嚨,在吸血鬼面前扭動著脖子…真是個賤人。
  我弟弟jason走進了酒吧,走過來抱了我一下,他知道女人們對那種對家人和殘障人士好的男人特別有好感,所以抱我對他來說是一箭雙雕。jason很帥,但也很賤,只不過大多數女人選擇忽略后者。
  “嘿,妹妹,奶奶怎么樣?”
  “她挺好的,老樣子,你應該自己去看看她?!?
  “我會去的。今晚還是沒有約會?”
  “管好你自己吧?!蔽野l現當jason環顧四周的時候,女人們開始搔首弄姿。
  “嘿,deeanne今天是一個人么?”
  “她和一個從hammond來的卡車司機一起來的,他去洗手間了,看?!?
  jason沖著我笑,我很奇怪其他女人怎么看不出這笑里藏刀。當jason來的時候,連arlene都特意挽起了t-shirt,有過四個老公的她竟然也沒有看人的眼光。另一個和我一起做女招待的女孩dawn,不時甩動著頭發,為了讓胸部看起來更豐滿而刻意挺直了腰板。jason朝她招了招手,她假裝冷笑了下。她被jason甩過,不過仍然希望jason注意她。周六的晚上來酒吧的人總是特別多,我忙得焦頭爛額,一時間沒注意那個吸血鬼。當我終于有時間去看他的時候,看到他正在和denise聊天,mack有所企圖地看著他,這讓我很不安。我走近他們的桌子,盯著mack,偷聽他在想些什么。發現,mack和denise曾經因為抽吸血鬼的血而進監獄。極度不安中,我毫無意識地給四個桌子送去了啤酒,自從發現吸血鬼的血可以臨時緩解病癥,并提高性能力――有點像把腎上腺激素和viatra融合在了一起,黑市上就開始交易吸血鬼的血。而這對下流的鼠輩夫婦就是供應商之一。他們曾經把抓到的吸血鬼的血抽干,把血裝進小瓶里販賣,一瓶可以賣到200美元。純的吸血鬼血已經成為非法藥物市場的搶手貨,雖然有些人用過之后精神錯亂,但這個市場仍發展得如火如荼。被抽干血的吸血鬼大多不能生還。有些被釘住,或是干脆被扔在郊外,當太陽升起的時候,就化為灰燼。而如果吸血鬼僥幸逃生,那些吸血鬼血的供應商就死了?!拔业摹蔽碚酒饋?,準備走了,mack與我對視的時候意識到我表情不對,他趕緊扭過頭,不敢再看我。這幾乎讓我抓狂了。我應該怎么辦?當我還在猶豫的時候,他們已經走出門外,如果我追出去告訴那個吸血鬼實情,他會相信我么?從沒有人相信過我。即使相信我所說的,也只會讓
已達第一頁      目錄      

小提示: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章(←) 下一章(→)

江西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