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 特大 | | 恢復默認

瀟灑出閣_第14章

小說:瀟灑出閣作者: 席絹 更新時間:2018-11-13 23:17:20

r/>  臨波再度回神,只聽到這么幾句,怔愣了一秒,笑得很客套:“我?我是他的什么人呢?”
  揶揄的口氣令大雅有些尷尬,這女孩不若外表般地柔弱,她恐怕是自討無趣了,于是她訕訕地走開了去。
  車賽結束,康碩沒有得到第一名,但也不代表小雅會得冠軍;結果是他第二,她第叁。
  就在康碩告別同伴,一如以往提早走時,小雅追了過來。
  “阿碩,你真的不考慮去日本的事嗎?那是你的機會,放棄太可惜了:”
  康碩正在給臨波穿外套,回她一個狂放的笑:“那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不參加并不會要了我的命?!?
  “那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娶妻生子、腦滿腸肥地過一生?當個糟老頭?”小雅挑地問。
  他因她這不善的話而大笑了,將臨波摟入懷,嘲諷地說:“很美好的遠景,不是嗎?”
  他發動機車,轉眼間消失蹤影,連再見也沒打算對她說。
  *    ?。    。?
  臨波從不會想過自己的“櫻桃小嘴”會有塞下一顆駝鳥蛋的潛力;此刻看到秋水那張嘴張成了血盆大口,她開始相信人類的潛力是無窮的。如果秋水能,那她當然也差不到哪里去,回頭得去照照鏡子才行。
  “你說什么?”秋水口齒不清地問。
  “你真的重聽了!我剛才已說了好幾遍,明天學校要請父母親大人前去喝茶聊天!”臨波很有耐心地再說一遍。
  “我不是問這個,你被退學我也不會訝異,我是問你……你說你與康學長的事“東窗事發”了?你……你們……我的老天!這怎么可能?”秋水還無法發表完整的正常人看法,就被她開心的一雙父母打斷話。
  江聲濤搶先問:“乖女兒!你是說你們訓導主任明天請我們去學校喝茶,要討論的主題是你的終身大事是不是?叫她放心!我們會請她當媒人,還會給她一個大紅包……”
  “老爸!這怎么可能?她們那個尼姑學校的總教頭沒有馬上叫臨波滾蛋就偷笑了,你還以為她們訓導主任真的找你喝茶咧!”秋水斬釘截鐵地抑止太過興奮的父親,事實上她也正處于震驚當中。
  “我就說那個康碩不錯嘛!可是他怎么沒看上秋水,反而千里迢迢地去追求臨波呢?”江太太最感興趣的地方在這里,她非弄個明白不可。
  “哦,是這樣的,因為我比較美麗迷人――”
  一大塊雞肉突然塞入她口中,硬生生地使她閉上嘴,秋水終于又取得發言權。
  “老爸!這是個大問題,一向是優秀學生的臨波恐怕要被掃地出門了,你們都不擔心嗎?”
  江父嚴肅地想了十秒鐘,如下了重大決定似的鄭重道:“不如叫臨波轉去你們學校好了,這樣談戀愛也比較方便?!?
  “老爸!”臨波吞下了口中的雞肉,慢條斯理地道:“我們訓導主任不會允許的;我想,她大概是希望你能阻止我與康碩戀愛吧!”
  “這怎么可以?”江母大力拍桌倏地站起,口沫橫飛地喊:“抓一個好丈夫比遵守尼姑戒律重要多了!女兒,立刻休學,老媽把你嫁了!”
  “素婉!”江父努力地要維持飯桌上正常的局面,無奈力不從心。每個人的情緒都太亢奮了,控制不住場面,是他這一家之主的失敗。
  “臨波,你的意見呢?”秋水搶到發言權。
  “戀愛與學業是兩回事。我既不會為了方便戀愛而轉學,也不會因為愛情而使功課退步,不相抵觸的事情,何必鬧得滿城風雨?你們太激動了?!?
  話題暫時冷卻不少,但江夫人的好奇心仍未獲滿足。
  “女兒,你這次真的嚇了我們一大跳!老實告訴我,怎么會東窗事發呢?你向來是最會保密的人呀?!?
  臨波聳聳肩,還是那副慣有的慢條斯理?!吧蟼€星期陪康碩去賽車,在市區被一個向來討厭我的同學看到了,而她又正好知道康碩這個人,于是一狀告到訓導處去。上自校長,下至工友,在一天之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看來我今年的模范生獎是飛了?!彼€真是心疼那伍仟元的獎學金。
  “沒關系,老爸我給你嫁妝叁牛車?!?
  “臨波,如果有人敢欺負你,你一定要告訴我?!鼻锼髦氐亟淮?。
  康碩的親衛隊何其多,她相信臨波是不曾見識過的,不禁替她擔心了起來。他們看起來挺配的;但是……他們哪來的機會湊成一堆呢?真是想不透!
  “好?!迸R波不當一回事地回答,惹來秋水的一記白眼。
  “你真的要小心。聽到沒有!”
  “好啦!”臨波又揮揮手。
  一旁的江氏夫婦已在幻想女兒披上嫁衣的情形了,雖然提早嫁為人婦的不是他們先前想像的秋水,但換成臨波也不錯;反正是同一張面孔,也都是自己的女兒嘛!
  *   ?。?
  不若江臨波的經描淡寫。她的戀情對悠羅女中而言,簡直是平地響起的一聲大暴雷!
  在這個嚴謹、注重高升學率的學校中,校規沒有一百條也有八十條,連小小的遲到、早退都被視為滔天大罪,更別說是談個“小戀愛”了。
  可惜的是,此女中建校近七十年以來,從來沒有人談戀愛鬧得學校人心惶惶,所以睿智的創校先驅們并沒有明文訂下不許男女交往的條例。女校嘛!當初誰會想到?校方沒有任何適用的規定可以正大光明地要求江臨波與男友斷交,辛苦的師長們只好關在校長室內苦思對策。
  如果是別的學生還好辦,偏偏是一向素行端正乖巧、功課頂尖的優等生,既舍不得罵,也舍不得逼她轉學,這種學生不留下來爭取大學的榜首太可惜了;但,該怎么解決卻是令人難以解開的習題。不阻止,怕他人起而效尤,那學校不就天下大亂了?想阻止,偏又得不到家長的合作,這問題太棘手了!
  若說師長之間已焦頭爛額,那么學生之間佯裝平靜下的暗潮洶涌就更可觀了;尤其在她們高二a班,江臨波突然成了空降的et,人人想接近她探問虛實,卻又躲在一旁自行編演、竊竊私語,簡直是無心上課了。
  今天是周末,只有兩堂英文、兩堂軍訓課。接近放學時刻的第四堂軍訓,高二a班根本是放牛吃草,紙條滿天飛地傳來傳去,教官視若無睹地只顧看他的書,整個教室的氣氛詭異不已。
  臨波一手撐著下巴,一手拿筆在計算紙上畫圈圈,心中掛念的是中午要去康碩家吃飯的事。聽秋水說康父不大能諒解他兒子有女朋友的事實,那么她這個丑媳婦吃這一頓飯恐怕是有點辛苦了。她擔心嗎?她問自己,然后得到的答案是――苦笑。
  傾聽耳邊嗡嗡作響的耳語浪潮,她忍不住下筆寫著:
  生活的目的,在繼起冷言冷語的源遠流長大任;生命的意義,在創造他人不幸以茲自身的樂趣。
  她在這兩句話上畫了一個又一個的大“x”。原來,她竟是這樣冷眼看人生,還是突兀的早熟,使得她不明白咬耳朵的幸福。瞧瞧地做了什么?貢獻了高二a班頭條大新聞。這一屆的同學將會記憶深刻到老死。如果戀愛這么平凡的事也值得讓人渲染至這般,唉!那么現今莘莘學子們的日子當真是可悲地無聊了!
  嗯,她決定,可憐她們!
  下課鈴響,教室頓時陷入一陣混亂之中,一群好事女子不急著收拾書包,由梁上君姑娘率眾前來盤問,包圍住正在收拾書包的江臨波。
  “你沒有話說嗎?虛偽的優秀學生?!绷荷暇f話語氣尖酸刻薄。
  “要說什么?”臨波絲毫不動氣。
  “你是我們“悠羅”建校七十年以來的最大恥辱!”她揚著下巴,一點也不留口德地攻擊。
  “梁上君,你別太過分!”班長立即跑過來居中協調:“放學了,大家都回家吧!”可惜這話不怎么有效果,連隔壁班的人也趴在窗口看好戲,好奇地看著傳說中的女主角。
  梁上君冷言諷刺:“你又躲到人家背后了,江臨波,你孬種!你永遠不敢正大光明地面對我,只會假扮柔弱,難怪南中的康碩會被你勾魂攝魄?!?
  臨波本來是很想發揮她不為人所知的強悍,但是根本沒有她出頭的機會。一如往常,那票文靜的同學已群起聲討咄咄逼人的梁上君了。
  “梁上君,你少欺負人了!誰不知道你暗戀康碩很久了。上個月你還以為康碩是在等你,故意在他面前走來走去,我們都看到了!別以為江臨波安靜你就可以欺負,我們站在正義這一邊就是看不過去,她戀愛關你什么事?”
  臨波無聊地玩弄著書包的背帶;情勢上來看,梁上君無疑是當了“壞人”,非常吃力不討好而不自
首頁      目錄      

小提示: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章(←) 下一章(→)

江西11选5